博客

英中两国合力抗癌

2018.07.31

电影《我不是药王》日前在中国热度极高。它基于一个真实的故事:一名中国白血病患者为自己和1,000名其他癌症的病患,在印度和中国之间走私廉价抗癌药。 他于2015年被捕,在数千名中国白血病患者签署公开请愿书之后,他意外获释。中国当局的这种反应极为罕见,更不寻常的是,这起案件促使政府做出行动,让患者更易获得负担得起的癌症药物。

我不是这部电影的发言人,也不打算从道德或法律层面评论这起案件,只是感叹中央政府根据市场需求而迅速做出改变。从数据上来看,中国形势严峻。根据中国国家癌症中心的数据,中国的癌症人口占世界癌症人口的近40%。2015年,430万个新的癌症病例被确诊,280多万人因癌症死亡。2017年,《经济学人》做出报告,他们对2010-2014年期间进入全球市场的49种新的癌症治疗方法进行了调查,在中国流通的只有6种,而美国为41种。据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,国家医疗保险制度只提供基本保险,癌症患者平均的自付费用在1.6万至2.5万英镑之间。

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我在上个月参加了在北京和广州举行的英中肿瘤大会。此次活动由国际贸易部(DIT)的中国同事领导,与卫生组、科学和创新网络(SIN)和北爱尔兰投资组织密切合作。在三天的时间里,中国600名相关人士聚集在一起,与37个代表英国优秀且专业的组织进行接触。这次大会的主要目的是将英国的出口、创新技术和中国的投资带入迅速发展的生命科学行业,并解决中国面临的巨大、日益沉重的疾病问题。

oncology-congress1

英中肿瘤大会分会讨论环节

SIN团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我们在肿瘤大会上重点讨论了一个特殊的部分——细胞和基因治疗。近年来,这一科学创新领域被寄予厚望打开疾病治疗的局面,因此发展迅速。这种治疗方法通过修改和调整患者的细胞或基因,加强人体识别和对抗癌症等疾病的能力。然而,这仍是一个新兴领域。英国虽然在技术和法规方面有优势,但中国拥有较多的临床病例。因此,在扩展、匹配资源和共享研究方面的协作至关重要。通过全球合作基金(GPF),我们邀请了来自细胞和基因治疗 (CGT) 协会和伦敦大学的专家,以跟进此前在这一领域的合作。我们还邀请了一个关键的利益相关方,詹姆斯·李,药明巨诺的首席执行官担任专家组的主席。这次会议汇集了英中两国的专家,引发了一系列热点话题,例如细胞和基因治疗领域的尖端技术和主要挑战、英国和中国的监管框架、以及如何选择癌症患者来接受免疫治疗等。

通常,触及这些敏感话题的电影不会通过国家的审查。《我不是药王》的公开发行是一个例外,它表明了中国的开放和解决医疗问题的决心。就在今年早些时候,中国将所有癌症药物的进口关税下调至零,给创新药物市场开快车道,肺癌药物——阿斯利康的泰瑞莎是第一个在此途径下准批的药物。从希望建立国际联系和提供咨询服务的医院、扩大市场份额的医疗公司,到寻求投资和合作伙伴的研发项目,英国研究人员和中小型企业有着巨大的机会。让我兴奋的是,SIN在这一进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oncology-congress2

商业交流在广州

分享

关注我们